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saisaisai.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那年下雨的晴天》最新章节。

只见一道紫芒瞬间越过了那五十个拉弓戒备的黑云骑,钟道临使出颇耗真气的「凌空虚渡」,在体内三个气海真气的正反二极互为转换的作用下,带着呼啸的风声如大鹰般掠进了野谷谷口。

降到一处凸岩之上的钟道临站定后,举目一看,横七竖八躺倒的黑云骑尸体,应该都是咽喉中箭,怪不得没有惨叫声传出,奇怪的是并没看到哪个黑云骑尸体上有箭支,而那些死去的五十一头牦马兽,无一不是头部血淋淋的,而且还在朝外喷着血。

能够让五十多人骑连发声示警的时间都没有,这谷内的敌人也未免太可怕了。

「在下钟道临,不知云雾城黑云骑所属有何冒犯的地方,还请各位朋友出来一叙!」

除了那些刚刚死去的黑云骑尚未消退的生命气息,就只有牦马兽残留的生命磁场,凭钟道临的灵觉都未能发觉敌人的隐身所在,于是干脆扬声自报来历。

无人应答,除了风聚谷口而形成的轻啸风声,就是一股越发浓重的血腥气,除此之外便是死一般的寂静。

等了片刻的钟道临,心中不安的感觉越发强烈,虽然灵觉探查不到暗中敌人的所在,却能朦朦胧胧地感觉到危险的临近。

蹲下身,认真查看了几个黑云骑士卒的致命伤口,都是喉结被异物刺穿而死,五十一人明显的都是在同时遇袭,可是钟道临找遍了附近,也没发现有箭矢针刺一类的东西,难道是被劲气穿喉而死?

百骑长阿克萨的尸体,就那么地蜷缩摔翻在一块四周长满杂草的石岩旁,这个土族将领或许甚至连自己是怎么死得都不知道,钟道临暗叹了一声,伸出手准备把他的尸身扶正。

蓦地,右手指尖刚触碰到阿克萨脖颈的钟道临,突然怒喝了一声,身不扭躯就那么的双脚点地朝后急退,双脚离地的同时已经抽刀在手,看也不看便猛然向前狂劈而出。

钟道临在指尖碰到阿克萨脖颈的时候,骇然发觉到这具死尸皮肤下的血流一瞬间加速,连脖子上的汗毛都轻微地竖了起来,如此肉眼难辨的细微变化,就算是以钟道临的修为,也只能勉强察觉得到。

明白中了计的他,想也不想就抽刀劈出,可惜还是慢了一线。

随着钟道临一刀劈在猛然站立起来的阿克萨身上,后者肉身连其上的重甲一起被虚无之刃从中切断,如此轻易地解决掉对手,让钟道临不免呆了一呆,就在他觉得不妥的同时,一抹幽光突然从阿克萨脚下电射而来。

「叮!」

感觉到危险的钟道临,只来得及反手用刀一挡,左腰边还是被利器刺中,鲜血迸溅而出,钟道临一声怒斥,凭直觉又是一刀朝后挥出,身子同时朝前急进。

又是一声金属交鸣的脆响,惊出了一身冷汗的钟道临回头一看,身后却仍是空空荡荡,人影都没有一个。

此人前后两次暗中出手袭杀,皆是来无影去无踪,

根本没有带起任何征兆或是声响,直到兵刃快要接触到钟道临身体的时候,才会因杀意暴露而被他感觉到。

电光石火间的一瞬,却让钟道临觉得比冲出穆蛛蛛两万大军得包围更累,也更感到可怕。

提刀戒备的钟道临,忽然觉得眼前有什么不对,仔细一看,才发觉面前的空气居然有些变形,大骇下抽刀斜挑而出,对准那处空气变形的空间猛然刺去。

「暗中之人,居然会隐身!」这个念头刚在钟道临心头浮起,就感到背部第三根与第四根右肋骨之间猛然一凉。

生死一线间,钟道临只来得及使出全身功力,用伤口皮肉夹住朝自己后心插入的利器,同时朝前猛冲而出。

「噗!」

钟道临受不了如此前后真元转化的剧烈变化,狂喷出一口鲜血,暗骂自己大意,对方既然能懂得隐身之术,又怎么会有空气变形的破绽,很明显得是个陷阱,让自己差点儿就因为这个疏漏而一命呜呼。

想到背后那把不知什么材料的利刃差一寸就碰到心脏,本该狂怒的钟道临却冷静了下来,强忍着背后传来的阵阵刺痛,闭上眼用双手握刀,缓缓地斜举头顶,心神进入了无人无我般混沌的大乘至境,一丝不漏地反映着周遭的情况。

先是一丝物体划空的声音轻轻地从身后传出,钟道临却纹风不动。

紧接着,细微若无的脚尖点地声急速接近,钟道临仍旧不动。

随后各类将要偷袭的征兆,都被钟道临以静制动而化解,甚至明显得有利器划向了自己的哽嗓咽喉,钟道临却依然闭目动也不动。

一明一暗的两人就在这荒山野谷之中,做着这种诡异且难以言传的无上争斗,不管是钟道临还是暗处的刺客都明白,哪怕是自己露出一个极小的错误,就是生死立判的结局。

钟道临跟暗中的对手都从刚才短暂的三招中,清晰地了解了彼此的实力。

钟道临能够三招不死反而以静制动,而暗中之人在三招过后却是已露表象,到了现在,两人都没有真正的再次出手,而一旦再次出手,就是不死不休。

不知道过了多久,浑然忘我的钟道临,渐渐无法再保持大混沌的至静层次,随着远方的阵阵马蹄声响起,越来越近,他的心灵也开始出现了微不可察的波动,即使谷外的四百多黑云骑战士全军攻入谷内,也无法伤到暗中之人的毫毛,自己反倒会被此人趁乱出手,到了那时候,恐怕自己这方,也没有一人可以活着走出这个野谷。

此时,野琮亲率本在谷外布阵的黑云骑纷纷前后杀了进来,不仅几十个手下莫名的被杀,而钟道临进谷后也再无声息传出,他本来就是奉龙血之命来迎接钟道临,如果就这样回云雾城,就算龙血不杀他,恐怕黑云骑兵将也会哗变。

手持长枪的野琮,骑着牦马兽刚从谷口一冲进来,就看到了面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幕,神色平静若水的钟道临正闭目高举着黑白双色的怪刀站在一处石岩上,一动也不动的仿佛没有生命的雕像一般,周围躺满了死人跟马尸,而地上则是血迹斑斑。

随着冲入谷内的黑云骑骑士越发多了起来,见到谷内惨状的兵将忍不住一阵骚动,前边二十多人纷纷怒骂着跳下牦马兽,悲嚎着搬动死去弟兄的尸身。

眼看谷内人越来越多,越来越乱,搬动尸体的黑云骑兵将离钟道临也越来越近,一直动也不动的钟道临突然睁开双眼,一抹寒芒从紫眸电射而出,猛然狂喷出了一口鲜血。

令人骇异的情形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漫天喷射的血雾急速散开后,一些小血星忽然像是遇到了什么阻隔似的,悬停在了虚空之中,而钟道临一直高举在头顶的虚无之刃,也趁着飘浮在半空中的血滴的瞬间停留,狂劈而出。

第一时间更新《那年下雨的晴天》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女权世界男保姆

铅笔头小耀

重生再爱你

小猪蜂

将军,小姐要出嫁

桃花倌

新老照片对比幽默感慨

染夏凉

蓝忘机的姑苏城是哪

尾墨

璀璨娱乐圈之盛世影后

快乐的卡车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