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予录音制作者广播权和公开表演权

时间:2019-07-25 来源:www.saisaisai.com

资料来源:法制日报

□我们的记者王斌

近日,中国音像着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中国唱片集团有限公司和国际唱片行业协会联合举办了关于唱片制作人广播和公开演出权的沙龙,行业组织,唱片公司,歌手和法律学者聚集在一起。再一次强烈要求录音制作者有权播放和公开表演。

据了解,国际上,1961年采用的《保护表演者、录音制品制作者与广播组织公约》和1996年采用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表演和录音制品条约》证实了唱片制作人的公开演出权和广播权。目前,世界上已有近150个国家和地区通过立法,赋予唱片制作者广播和公开演出录音的权利,包括几乎所有亚太国家和地区。

与会者认为,长期以来,中国的版权法并没有赋予唱片制作者广播和公开演出的权利。这种缺乏立法导致中国音乐产业权利薄弱,市场回报率低,难以吸引资金和人才。

僵尸的权利和鸡肋一样

内容制作很难移动

作为录音制作人的代表,正大音乐总裁江涛认为,录音制作人并没有在整个行业进行机械加工,而是将作品艺术创作。录音创建的隐形值附加到作品上,观众听到的价值就是这个。第一首歌,而不是单独的阅读或阅读,应该给录音制作人相应的权利。这是对唱片制作人的劳动价值的认可和尊重。工业规则应合理化,合理分配,以刺激行业的各个方面。

中国视听版权集体管理协会代理主任周亚平也认为,随着信息时代的发展,目前《著作权法》对于唱片制作人来说越来越不利,内容产业难以实现。立法将记录定义为产品而非作品,但事实上,从创作水平来看,录制作品与电影作品之间没有区别。歌曲作者依靠录音制作人来完成艺术审美。

此外,广播权和公共表演权应成为唱片制作者的标准。只有唱片制作者的利益在市场上并没有颠倒,所以除了“僵尸权利”之外,唱片制作人还有合理的利益。这是音乐界。一个良性循环,所以两个权力的立法是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为音乐产业的持续发展。

据报道,在版权法规定的唱片制作者享有的权利中,依赖于复制和发行权的实物唱片市场在过去20年中一直在下降;租赁市场从未建立,租赁权无效;用户付款模式尚未建立。成熟,信息网络通信权的收入不稳定。

在这方面,Modern Sky副总裁范雪承认,唱片制作人在生产成本上投入了大量资金,但该行业的回报率非常低。如果法律没有赋予创作者和记录者基本权利,则从业者无法获得有效的法律保护。将严重阻碍音乐产业的健康发展。法律和合理的规则应该使录音制作者公平。如果没有广播权和公共表演权的最基本权利,并且没有获得报酬的权利,则很难支持优秀的音乐家并制作出色的音乐内容。

根据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公布的《2018年全国广播电视行业统计公报》,2018年全国广播电视实际收入达到5639.61亿元,而中国国内唱片业产值仅为35.16亿元。中国唱片集团总经理范国斌认为,中国音乐市场的生态存在问题。 2006年后悬崖般的衰落完全打破了整个案例的规划,生产和推广的产业链。相反,交通的商业逻辑是王道。这使得唱片制作人更深入地挖掘真正有价值的内容,这违背了文化产业提高社会文化质量的责任。这些情况恰恰是由于记录制作人缺乏权利。

呼吁加快立法步骤

积极响应行业需求

除了行业组织和唱片公司的担忧之外,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艺术家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唱片公司在歌曲创作,安排,录制和宣传方面的大量投资(占唱片公司收入的30%)。然而,唱片公司的权利缺乏和收入损失对艺术家的职业生涯产生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东方歌舞团女高音刘玉玺于今年4月参与了“着作权法”修订的实地研究。她在沙龙与观众分享了这项研究。

刘禹锡表示,她将积极反映行业的需求,呼吁立法部门加快立法进程,建立公平的市场规则,使艺术家和唱片制作人在使用音乐时能够获得合理的回报。如果能够更好地保护唱片制作者的权利,音乐行业可以吸引更多的投资,更多的艺术家可以从唱片公司的投资中受益,然后安排他们的职业规划。只有这样,中国音乐市场才能健康发展,才能更加优秀的音乐“走出去”,增强中国文化的影响力。

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副院长,中国知识产权法研究会秘书长郭和对录制制片人转播权和公共演出权的权利充满信心。他认为应根据经济形势调整版权框架。以前的版权框架更多地依赖于复制,而当前的版权框架应该更多地依赖于通信。流行的网络和流量概念也基于通信。广播和公共表演权是沟通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修改“着作权法”的过程中,应增加录音制作者的两项重要传播权。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教授,北京市知识产权研究会会长孙国瑞分析了“着作权法”修订的进展情况和唱片业的现状。

“没有救济,没有权利。”孙国瑞表示,目前的唱片制作人并不等同于互联网平台,这严重阻碍了唱片制作人传播作品的热情,这使得唱片制作人的播放权和公开表演极为迫切。这两项权利使创作者和传播者兴奋不已,让创作者重返市场,这是我们作为文化产品力量应该给予的立法保障。

在沙龙,沐云音乐基金执行董事张立彬从为音乐产业提供法律服务的经验和思想入手。他认为,目前音乐产业状况不景气,总体形势正在发生变化,互联网巨头已经出现,而且总公司已经联手。行业格式具有层次结构,但同时,这种格式是移动的。只有明确权利和合理的设计权,我们才能实现音乐产业的流动效应,并利用权利来反馈行业生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