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拾荒”十几年 这个北欧国家竟出现了“垃圾短缺”

时间:2019-07-23 来源:www.saisaisai.com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你是什么垃圾”,当垃圾分类在国内引发全民热潮,并期望以此解决垃圾围城之困时,瑞典却在忙着从其他国家收垃圾。早在十几年前,瑞典就将触手伸向邻近的挪威甚至英国: 2012年,其从欧洲国家进口的垃圾总量达到80万吨左右。

“顺手替邻居倒垃圾”,瑞典是有苦衷的他们的垃圾不够用了。得益于先进的垃圾循环利用方式,“我们能够处理垃圾的量,超过了产生的垃圾。”此前,瑞典环保署的一位高级顾问曾公开表示。

无论是很早就推行至全民的城市垃圾分类体系,还是与输水管道齐名的地下垃圾运输管道,都使得瑞典很早就告别了垃圾带来的严重问题,从垃圾围城走向垃圾造城

在这个“垃圾”话题已然井喷的当口,不如来聊一聊,作为首个进口垃圾的欧洲国家,瑞典做对了什么?

“榨干”垃圾的剩余价值

在瑞典,垃圾的每一寸都进入了城市的循环系统当中。

根据一组2017年的数据,在瑞典所产生的全部生活垃圾中,有15.5%进入生物循环,33.8%得到循环使用,而剩下的50.2%均进入了供能系统,通过散布在瑞典的34个WTE(Waste to Energy,垃圾转能源)工厂为城市提供电和热。

XX作为一个远在北极圈北部的国家,瑞典人不得不依靠集中供暖来度过漫长的冬季,垃圾是城市供暖的重要来源。根据瑞典废物管理和回收协会Avfall Sverige的数据,垃圾为近1000万居民带来了温暖的冬季,这可以支持近7万户家庭用电。相比之下,2018年瑞典的总人口为1011万。

作为垃圾生产国,大城市无疑是一个重要的受益者。 2011年的一项研究表明,哥德堡27%的供暖来自垃圾焚烧。

对许多人来说,焚烧的好处是相当可观的。据一些统计,在燃烧效率方面,4吨垃圾相当于1吨石油,1.6吨煤或5吨木材。此外,一名瑞典WTE专家指出,意大利的一吨垃圾在瑞典被烧毁,并在意大利被填埋。相比之下,将产生500千克的二氧化碳。

焚烧后的废物量大大减少,甚至剩余的15%的产品被安排为“清晰”。金属废物被回收利用,废物用于道路建设。最后,只有1%必须是垃圾填埋;即使是焚烧过程中产生的灰尘和烟雾,固体产品也会在过滤后用于填充废弃的坑。

为什么瑞典能够使用最后一点“挤压”废物?有效分类是第一步,在焚烧领域,瑞典现有的技术已经能够净化大部分有害气体,只留下最终成分中的水和二氧化碳。欧洲WET工厂联盟的执行经理Ella Stengler指出,这些用于净化空气的设备通常构成工厂的大部分成本。

基于此,瑞典的垃圾焚烧厂位于市区,与住宅楼混合,但没有引起居民的反对。

“垃圾战争”的两个维度

尽管废物给瑞典带来了许多好处,但瑞典仍鼓励居民减少浪费。在斯德哥尔摩,一项名为“2040 Vision”的计划表明,城市将实现零化石燃料。无论是在城市层面还是在整个国家层面,没有浪费的城市是最终的发展方向。

这给34个WTE工厂带来了问题。统计数据显示,虽然瑞典有50%的废物用于焚烧,但它只占焚烧厂实际加工能力的20%。此外,尽管北欧人每年生产1.5亿吨垃圾,但北欧能源公司对垃圾的需求量为7亿吨。

巨大的产能过剩不仅使工厂本身面临来自运营的压力,而且还让瑞典看到了使用垃圾的更多“武装”城市的巨大潜力。

2013年,垃圾领域的“战争”开始了。瑞典开始贪图挪威的垃圾,并进口了大量的垃圾;此时挪威还将WTE纳入城市发展议程。甚至挪威官员也指责瑞典一再降低焚烧成本并挤压挪威的行动。最后,两国都转向了英国.很多垃圾都在等待有人“接管”。

每个人都面临着摆在他们面前的困难。没有垃圾,就意味着没有燃料,城市供暖和供电都会受到影响。

在太平洋(601099,股票市场),另一个垃圾战开始于另一个维度。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等亚洲国家向美国,加拿大和其他国家的垃圾以及停放在码头的垃圾显示“红牌”。堆面临被“遣返”回中国的命运。

为什么大量供应无法与真正的需求方接口?一个可能的原因是瑞典不是通过购买方式回收垃圾,而是通过收取一定的加工费。

比如,2014年,瑞典共处理了230万吨进口垃圾,并因此获利800万美元。而英国,挪威等国愿意花高价将垃圾运出国门,则是因为,即便缴纳了这些处理费用,其花销仍低于在国内填埋同样数量的垃圾。

更何况瑞典对垃圾要求颇高有人分析,之所以瑞典愿意收纳英国的垃圾,是因为英国垃圾分类做得足够好,能够达到瑞典焚烧的标准。

但如今,瑞典的方案正在吸引更多垃圾制造国的目光。

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