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乡村在岭南 文物历史能流传

时间:2020-02-01 来源:www.saisaisai.com

原标题:参加“苍东计划”的岭南美丽农村村民的“美丽乡村在岭南 文物历史能流传”春节联欢会。

美丽乡村在岭南 文物历史能流传

“北山世界音乐节”气氛浓厚。

美丽乡村在岭南 文物历史能流传

北山剧院改造后。

美丽乡村在岭南 文物历史能流传

苍东村民自发组织舞狮和祭祖寺。

美丽乡村在岭南 文物历史能流传

村民自发组织私人委员会在村里的大榕树下演奏开平民歌。

美丽乡村在岭南 文物历史能流传

今年年初,江门开平东村保护计划荣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遗产保护优秀奖。中国大陆这个鲜为人知的古村落的获奖项目,以及山西平遥古城和福州三坊七巷的传统民居建筑,引起了广泛关注。

在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文物保护和古村落保护重要性的背景下,我们着眼于珠江三角洲“美丽乡村”的建设。除了政府力量之外,越来越多的新的民间文化力量出现了,包括民间文化保护专家、当地村民、外国艺术家以及80后和90后大学生。在各种力量的参与下,岭南美丽乡村的建设呈现出越来越丰富的可能性。

1。1月27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广东省江门市开平市仓东村举行亚太“文化遗产保护奖”颁奖仪式。令许多人惊讶的是,那天不仅政府机构、大学和非政府组织,还有51名村民和工匠受到了表彰。

人们不仅记得身材矮小但精力充沛的“望塔专家”谭金华,还记得参与古村落修复的木匠、雕刻家、建筑工人和搬运工等普通人。胡俊杰(Hu Jungather)用传统壁画技术修复了村子里的古祠堂,已经80多岁了,他也是其中之一。

仓东村有两座有近百年历史的祠堂,即兵文谢公庙和后谢成公庙。由于华侨的故乡,祠堂的建筑风格是中西结合的。六年前,仓东村自愿捐款修复祠堂。居住在国外的谢天佑(音译)是该村的后裔,他承诺为修复工作做出贡献,但表示愿意“像修复旧东西一样修复旧东西”。村民们找到了谭金华博士,武夷大学的副教授,他长期致力于保护望塔。

“说实话,我没有选择仓东。在我来沧东之前,我甚至没有一个非常具体的计划。”谭金华认为,保护文化遗产不是拒绝发展,也不是巩固历史和防止变化。他们注重对村庄的保护,对过去记忆的保存,对村庄肌理(历史背景)和地方精神(地方精神)的保护,不仅是为了保护角落里的美丽建筑,而不是为了“修复”一些普通的住宅建筑,把它们当成无中生有的精品。

“在做保护工作之前,我们必须首先了解我们在做什么?为谁?”这是谭金华常说的话。她渴望在古村落的修复过程中唤醒村民自发保护的意识。

最初,谭金华带着十多名志愿者进入祠堂。那时,房间里没有厕所,没有电,夏天也没有空调和风扇。晚上睡觉时,蝙蝠在祠堂里飞来飞去。她带领志愿者收集散落在全国各地的瓷器、青砖、瓷砖和历史文献,整理出数千件反映该村历史和习俗的物品。

他们的到来开始引起当地村民的注意。在修复两个祠堂的过程中,谭金华不记得去过多少次村民那里,让他们回忆“老”祠堂,整理图纸。然后邀请本地人

同时,村民们也被谭金华的坚持所感动。在过去的两年里,仓东村已经开始举办一些国际文化和保险论坛。为了欢迎来访的客人,村民们主动提出去村门口跳舞狮。他们还自发地在榕树头的开平小曲中组织了一场歌唱表演,向外国专家和游客介绍当地小吃的制作方法,如咸鸡笼、粽子、油炸馒头、芋头蛋糕等。越来越多搬到外面的村民回来举行婚礼和生日聚会,仓东村开始变得热闹起来…

“社区在那里,人民在那里,文化在那里。”谭金华认为,“仓东计划”最大的经验就是让村民成为古村落复兴的主角,保留他们简朴的生活方式,让古村落找到自己的精神和灵魂。

2。北山重建

国际音乐节“用艺术战胜遗忘”近年来,珠海南平镇靠海靠山的北村也悄然“变得奢华”。这座有200多年历史的古村落保存了珠海最集中、最完整的清代古建筑。这里也是早期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者杨匏安的故乡。

4月22日,北村迎来了一年一度的北山世界音乐节。作为唯一一个以世界音乐为主题的专业音乐节,此次盛会汇聚了来自比利时、爱沙尼亚、巴西和马来西亚等12个国家的40位顶级音乐家。如今,以每年4月的“北山世界音乐节”和9月的“北山爵士音乐节”为标志的城市音乐品牌活动,使北村出名,在过去的7年里,共吸引了10多万乐迷来到现场。北山音乐节被评为“中国十大着名音乐节”之一。这场音乐盛会的起源来自当地两位兄弟画家文雪和薛军对艺术的奉献。

“早在2005年,我父亲的画家薛韩毅和我们的兄弟们都在画珠海历史上着名的人物。他们都是杨匏安。”在薛军的记忆中,与北村的第一次相遇是“命运”。集会期间,高耸的百年古树和藏在其中的祠堂让他们心痛。"这似乎是一个被世界遗忘的天堂。"

凭借艺术家的直觉和对历史的使命感,他们租用了四组古建筑,即一地庙、张成祠堂、京辉祠堂和电影院,并试图将它们改造成艺术家工作室。然而,由于交通不便、破旧的建筑和缺乏规划,薛氏兄弟不愿面对如此庞大的改造计划。为了达到像以前一样修复旧物的目的,他们专门请建筑和园林专家来学习和探索。

经过15个月的战斗,“北山会馆”终于在2009年7月完工。与“画家村”的简单含义不同,北山会馆在建成之初就建立了,具有文化交流、教育讲座、展览指导、艺术表演和工作坊等多种功能。

"古代建筑不能仅靠静态来保护。他们需要“艺术防止遗忘”。只有通过文化活动的介入,“过去”才能真正成为“未来”的一部分。”薛军说,考虑到当代艺术在观众中的局限性,他们选择了更流行的音乐作为北村艺术干预的起点。

现在,村民们已经习惯了进出村庄的“外国面孔”。节日期间,组织者将邀请村民参加,并负责场地安全。此外,组织者还教村民欣赏西方音乐的礼仪。“事实上,村民们也需要高质量的精神生活。只要他们的需求得到充分尊重,村民们就不会反抗。”另一方面,北村为音乐家提供的周到服务也给了许多中外同行衷心的赞许。

北村不仅“请进来”世界,而且还主动“送出”。从去年开始,音乐节首次推出“常驻艺术家项目”,为当地民间盐水歌曲创作和表演歌曲,并在音乐节上公开创造新的成就。在音乐节上,咸水歌《高堂歌》 《对花》和其他西方乐器演奏的曲目,如钢琴和低音提琴

薛军认为北山的重建是一种不能无限期复制的模式,艺术干预不是“灵丹妙药”。“关键是每个村庄应该找出自己的差异,从这些差异中找出未来的方向,并将专业、专注和专长融入村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避免“千村一面”,走出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3。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三个老师”下乡“大学生设计新农村生活”就像一个“运动咖啡馆”。他一年到头都骑自行车,穿梭在广东农村做“实地调查”。在一群90后大学生中,冯远看到了未来重建古村落的希望。

2014年,他带着中山大学南方学院艺术设计系的学生参加了广东省的“三师”项目。“三农”计划是由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副省长许瑞生提出的。该项目呼吁建筑师、规划师和工程师开展“三师村咨询志愿活动”。在相互愿意的前提下,项目组织“三师”专业志愿者与村委会结对,以对中国传统建筑文化的信心推进村庄规划建设。

什么样的美丽乡村能让人回忆起乡愁?仅仅依靠农民自己的努力是不够的,也不能简单地机械地应用“水泥林”类型的城市建设规划。“我们不指望“三师”下乡会给农村带来许多豪华的建筑或娱乐。更重要的是,通过积极的文化教育投入,可以提高村民的可持续发展素质,为他们自身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动力。”冯媛说道。

冯远被分配到开平黎姿村的结对村,这也是一个成熟的旅游目的地。他带着中山大学南方学院艺术设计与创意产业系的老师孙悦和他的90后学生团队,要求他们在理解的基础上开始对黎姿村进行实地研究,以激发创造力。

冯媛将学生提出的想法分为五个设计方向,包括景观设计、公共艺术、多媒体、视觉设计等。每个专业被分成几个小组,每个小组给出一个计划,然后分别进行修改和指导。在一个学期结束时,获得了40多套计划。学生们还为黎姿村策划了一系列艺术活动,如吊楼音乐节和爵士音乐节,以帮助村民们重新设计他们的旅游门票、地图和游戏设施。这些计划在2015年“三师”农村总结会议上得到广泛赞赏。冯远表示,这些计划仍需改进。届时,这些计划将被打包并推荐给黎姿村的村民。

2015年,冯远作为“深港城市建筑双年展”的参与者,交出了他多年实地调研的项目 《富贵建筑学》。冯媛发现,在没有外界干扰的情况下,村民建造的建筑呈现出两种有趣的现象:“格林童话”和“广东新语言”格林童话“代表了欧洲风格的想象,比如尖塔、窗花和带有巴洛克装饰元素的过梁。”“广东新余”是新岭南建筑的符号系统,通常以青瓷瓦、铁锅耳墙等仿古建筑符号为特征。

冯媛还发现,老一代人想住新房,但新一代人可能只是喜欢住老房子,比如安徽璧山村和北京798。他希望通过学生制作的设计产品,村民们不仅能反映他们的传统乡愁和历史,还能以今天创新的文化理念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

几年前,冯远和中山大学南方学院艺术设计系的学生一起在广州从化开始了一个关于“古村落和新村落的可能性”的项目。结果,几个90后学生的设计让他眼前一亮。一些学生建议农村的生活方式应该与城市的老龄化进行交换,这样养老就没有了

刘芷微:珠江三角洲地区村庄的形成应该结合珠江三角洲地区土地形成的模式和历史来理解。珠江三角洲原来是一个布满数百个岛屿的海湾。农村聚落的形成大致可以分为三种类型:一种是同心圆,由珠江上的小岛屿逐渐发展而来,如周晓村;一种是带状,主要分布在沙田区。在沙田工作的人沿着基瓦修建毛寮,这在番禺、南沙和中山很常见。随着人口的增加,房屋逐渐向内建造,条状村庄发展成为梳状村庄,这是第三种类型。目前,顺德、南海和番禺的许多村庄主要是梳状的。祠堂、榕树、长长的广场和垂直于广场的深巷已经成为这些村庄最直观的印象。

从人文历史的角度来看,珠江三角洲的许多村落都与岭南现代史密切相关。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的50-60年是奠定今天珠江三角洲大多数村庄基本格局的关键时期。带状村庄主要经历了土地改革、合作社改造和人民公社。流动人口定居下来并形成了定居点。大规模村落的形成有三个重要因素:一是华侨海外发展对村落的影响;第二,村庄本身的商业化和工业化;第三,一些着名的学者或政治人物出现在许多村庄。在今天规划乡村景观的过程中,这些历史条件不容忽视。

南方日报:在珠江三角洲的“美丽乡村”建设中,你认为哪些话题值得关注?

刘芷微:广东是改革开放的前沿。20世纪80年代,珠江三角洲的乡村发展非常迅速,但在这个过程中也有很多遗憾:当时新建的住宅建筑缺乏美感,“千房一面”的现象在很多地方出现。此外,由于历史原因,许多传统建筑的产权与业主之间的关系是复杂的。随着珠江三角洲地区人口的快速增长,许多历史建筑被废弃、改造或拆除。

事实上,岭南乡村建筑的精髓不仅仅是“炒房”。农村民居建筑的整体风格和平面,尤其是珠江三角洲乡村众多民居建筑的园林,更能体现岭南建筑的魅力,其中“广东四大名园”是典型的。过去,许多着名的岭南建筑师,如着名建筑师蒙博托(Mobutu)设计的岭南建筑,特别能够吸收具有独特岭南特色的建筑元素。到目前为止,他设计的白天鹅宾馆已经被市民和游客谈论过了。在我看来,乡村建设不应该盲目模仿城市,而应该注重岭南建筑的空间和景观设计,让离开家园的村民有归属感。

南方日报:除了乡村景观,你对乡村治理还有什么其他想法?农村的古老传统怎样才能得到复兴和传承?

刘芷微:“传统”是一个持续创造的过程。今天的“美丽乡村”建设也需要积极面对未来和现在的生活。尊重传统并不意味着旧东西像博物馆一样完好无损,而是我们的发展不能随心所欲。它必须基于对现有传统的真实感受,同时必须与对当地人民生活的追求联系起来。因此,村民的参与是最重要的。开平的“仓东计划”就是这方面的一个好榜样。

此外,在我看来,建设“美丽的乡村”比如何建设新的村庄更重要。“美丽乡村”建设的重点不是旅游,而是建设当地人民的家园。其中,如何为新农村建设公共卫生等公共事业和管理体系,如何建设农村社会的文化品格是最重要的。(《南方日报》记者李沛、杨毅、实习生赵月如,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农业、农村和农民亮点

信息主题

热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