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建设万里行】最高法网络执行查控系统让“老赖”财产无处可藏

时间:2020-01-02 来源:www.saisaisai.com

光明日报记者金浩

杭州香山和深圳福田相距1400多公里 不久前,在一起销售合同纠纷的执行案件中,象山区人民法院的执行法官没有利用网络调查和控制系统进行“劳动远征”。从发现到控制财产,只要用指尖点击一下鼠标,这个案子就成功完成了。

这很难实现。通过寻找人很难找到东西。 传统的“两个法官一辆车到处找”的执行模式远远不能满足执行工作的需要。 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建立了网络执法调查与控制系统(“总量”平台),通过信息化、网络化和自动化对被执行人及其财产进行调查和控制。

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委员会主任孟想表示,随着“一般到一般”调查控制体系的不断完善,调查控制范围从原来的20家银行扩大到3800多家银行,联网部门从商业银行扩大到公安部、交通部、民政部、银监会、中国保监会、中国人民银行等16家单位。 从只能查询银行存款等信息,发展到能够查询存款、金融产品、船舶、车辆、证券、网络资金等16类25项信息。从而实现了被处决者各种形式财产的“一次性”。

此外,最高人民法院通过升级和改革"一般到一般"的调查和控制系统,不仅可以适用于新收到的初步执行案件,还可以适用于因被执行人没有任何可执行财产而终止执行程序的案件。案件数据库后台将在案件完成后每6个月自动发起财产查询,并将所有反馈信息通过案件管理平台推送给承办人,以方便执行法官及时掌握未结案件中被执行人的财产动态 据了解,大多数高等法院还在其管辖范围内建立了一个三级网络“点对点”网络搜索和控制系统,形成了对“总对总”搜索和控制系统的有力补充。

截至今年6月底,全国法院通过“总量”网络查询控制系统,对5172.45万起案件提供查询和冻结服务,冻结资金2699.75亿元,车辆4031.8万辆,证券853.62亿股,渔船84.06亿艘,网上银行存款80.59亿元,有效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搜索和控制系统确实使数据传输更多、承包商外出更少成为可能。节省下来的工作时间可以放在更多需要依靠人力资源的地方。 ”孟想说 与此同时,他还指出,“该系统还不完善,尚未实现对所有形式财产的全面覆盖,还存在冻结与核查不统一、信息反馈缓慢、反馈不真实等问题。”

“下一步,最高人民法院将进一步完善网络执法防控体系,在广度和深度上努力提高执法防控体系的工作效果。 “孟想表示,保险和理财产品的搜索和控制功能将很快推出,届时可以查询保险产品名称、保单号码和累计保费等保险信息。“从一般到一般”的房地产调查已经在北京、上海等10个省(市)开始试点,并将在下半年扩展到全国。税收信息查询、婚姻登记信息、低保信息和社会组织登记信息查询预计将于今年下半年启动。与公安部合作查明被处决者的下落以及建立扣押车辆合作机制的工作也在稳步推进。

《光明日报》(版本03,2018年7月21日)